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千堆雪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是飞鸿踏雪泥

 
 
 

日志

 
 

旅游纪念品之竹制坤包   

2016-11-20 02:00:51|  分类: 往昔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房的墙上,挂着个竹制的坤包(如图)。不时尚,但很另类,完全是用竹子制成的。当初买来是送老婆的,但老婆从没用过。所以,它做装饰的价值高于实用的价值。若问来自何处?答,贵州。什么时间呢?噢,忘了。
                  时间就是砂轮,在岁月中不停地飞转,不停地打磨我们每个人的人生。我们的过往,有的被打磨光亮,历久弥新,有的被打磨模糊,天地混沌,有的干脆就打磨的支离破碎或者无影无踪。
                  由于当年的日记全都焚毁,那次的照片背面又只记着五月某日,我是哪年去的贵州,真的想不起来也查不出来了。
                  但我知道,这是在贵州黄果树瀑布买的旅游纪念品,当时的我还特意将这包挂在脖子上,站在壮观的黄果树瀑布前,对着镜头留下了年轻时有些小坏的微笑。时间大致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
                  黄果树瀑布做为世界四大瀑布之一,去了贵州,肯定该去一睹它的雄伟壮观。但是,那年的贵州之行,留给我印象深刻的却不是黄果树大瀑布,而是在回贵阳的路上,大巴司机给我们推荐的一个苗寨。
                  按现在的说法,那是一个原生态的苗寨,非常贫穷。司机说我们随便给点钱他们就很高兴了,当是做慈善。于是,我们一行二十多人好象每人拿出二十块钱就去了。
                 车至寨子口,司机让我们等着,他去联系村长。不一会,就看到村长带着个人吹起了大喇叭,顿时,田间地头干活的村民就像听到军令,立马放下了手中的农活,打着赤脚,欢快地向寨子奔来。 不多时,那些刚才还在地里穿着普通汉人服装的男女老少,已经回家换好了他们自己的苗服,在寨门口列队对我们夹道欢迎了。虽然是换了苗服,但並不象商业苗寨那样的节日盛装。这才是一个真实的苗寨。
                 苗寨门口,年轻的苗女依次拿着大中小的牛角杯,对排队进寨的每位客人喂酒。司机事先告诉我们,不管会不会喝酒,都必须表示一下,这是对他们热情好客的尊重。喝酒时自己的手不要触碰牛角杯,就让苗女喂,一般呡一下就可以了。一旦手触摸了,那一牛角的酒就必须喝完了。我虽是个喝酒的人,但连那小牛角杯也不敢试碰,因为酒的度数並不低。同行一位兄弟不会喝酒。于是用手推辞,结果手摸到了杯子,被强灌了一牛角,差点当场呕吐。
                 寨子中间有块宽阔的场子,寨子里的男女老少和我们一块围在边上看演出。表演者是寨子里挑选出来的两个年轻俊朗的小伙子和两个青春漂亮的大姑娘,说是专门送到贵阳培训过,整个寨子,就他们的服装鲜艳打眼。他们唱着苗歌跳着苗舞,向我们展示苗家的民族风情。同样,也学着商业苗寨的流行做法,做了个抢亲的节目,还与客人一起互动跳竹竿舞等等。而在场子边一间草棚下,几个妇女现蒸米饭打糍粑,让我们在尝了热乎乎的糍粑同时,还看了做糍粑的全过程。 
                    司机告诉我们,这个苗寨並非正规的旅游点,客人都是靠介绍来的,因此不是天天有客。我们给的钱全寨子分,但都要到场,否则不分。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贵州农村与全国大多数农村一样穷,这个苗寨虽然离省府贵阳並不远,但看的出也是很贫穷。我们离开寨子准备上车时,先前还很老实的那些穿着破烂的孩子还有老人,就开始追着我们要钱了。我们将出寨子时他们挂在我们每人脖子上的一个红鸡蛋给了他们,並拿出三毛五毛的零钱打发,看到他们非常高兴,我们的心却沉重了。
旅游纪念品之竹制坤包 - 千堆雪 - 千堆雪
 
旅游纪念品之竹制坤包 - 千堆雪 - 千堆雪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