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千堆雪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是飞鸿踏雪泥

 
 
 

日志

 
 

食品记忆之粉蒸肉  

2015-05-12 18:30:50|  分类: 往昔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切成大片的五花肉蘸抹上调有佐料的米粉,置于碗中,根据自己的喜好,可再铺垫或土豆或藕块等配菜,上火蒸熟即是广泛流传在中国南方的传统名菜粉蒸肉。
             单位上有个女人,长的粗壮肥硕,背后被人叫做粉蒸肉,意指这女人象粉蒸肉一般让人看着腻味。如此委琐的比喻,当然是人们脱离了无油水时代,胃口已经变叼后才会有的。放在物质匮乏的计划经济时期,粉蒸肉应该就是对秀色可餐的美女最高的赞美了。
             说起粉蒸肉,我想母亲了。
             母亲二十多岁时只身从四川老家去了东北,与同是四川人的我父亲结婚,从此跟随我父亲走南闯北,直至和我父亲一样,埋葬在远离故乡千里的湖北。母亲不算文化人,但也不是文盲,她是读过当时的高小,相当现在的初中的,只是一直没能毕业,一连两年,每到毕业考试前一天就生场大病,最终放弃了毕业证。母亲喜欢读小说,我小时候,听她给我讲过《青春之歌》的林道静,还有《水浒》中的梁山好汉,后来听母亲讲,我小妹名字中有个娟字,就是因为怀孕期间在看《苦菜花》,里面的主人公叫娟子。
            母亲一生辛劳,没有享过清福。在我记忆里,母亲的工作不是远就是累。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我们家在昆明的时候,母亲在制钉厂工作。她在拉丝车间,就是将成捆的钢丝用机器拉一遍,除去外表的蚀物再酸洗防锈,那时的设备都很老土,噪音大污染大劳动强度大,还要上夜班。至今我和两个妹妹都还记得,隔三差五,母亲会用个搪瓷缸子给我们带粉蒸肉回来。那是她在食堂买的,自己舍不得吃,带回来让孩子们分享。每次,粉蒸肉也就一人一两片,却是我们这些在没油水时代孩子的向往和期待。
            如今我脑满肠肥,粉蒸肉对我早已失去了诱惑力,其美滋滋的柔软烙印在记忆里的,已经不是美味可以形容的了。
          母亲,我想您!

(图片来自网络)
食品记忆之粉蒸肉 - 千堆雪 - 千堆雪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