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千堆雪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是飞鸿踏雪泥

 
 
 

日志

 
 

在开封当兵的日子(上)  

2011-06-25 12:55:45|  分类: 往昔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教导队学习结束后,我们一飞机就到了开封。是我们团的飞机来接的。那时候,部队为了节省开支,一般的出差探亲,要求尽量乘部队的飞机,反正我们的飞行训练全国到处跑。我们那时坐飞机比坐拖拉机还简单。直到后来出了次军人劫机事件,才不那么随便了。

             我和四个新兵,一个专业一个被分到了机务四中队。那时全军学习的榜样是“硬骨头六连”,但是,我到的开封这个团是我师表现最差的团,而我到的机务四中队又是全团最差的中队。说它差是因为军纪散漫。我们中队长是个“老好人”,管理很不严厉,副中队长是个和我父亲年龄相当的,国民党起义过来的老兵,级别和团长一样,职位却是副连。他和我们这些和他儿子一样大的兵在一起,嘻嘻哈哈,捅爹骂娘,非常随便。在这样的环境,我自由散漫的天性跟着暴露无遗。在机务四中队当了一年吊儿郎当的“ 吊兵”。    

            其实,我在教导队还是很红的,领导对我的期望还很高。但我一到开封,就出了件让我成为坏人的事情。

           我们空军服役期是四年,但部队发现我们这年的兵许多确实不适合在部队,于是军委破例下文,服役期未满愿意走的部队放人。也就是说,许多才当兵一年的就要复员了。我有四个在新兵连玩得很好的朋友,两个武汉的,两个北京的,也要走了,他们是没有在教导队学习直接分到了开封空投排的。空投排没有空投任务的时候,就是站岗守飞机,很没意思。好久没见,见面即将分离,为了哥们义气,所以,我们几个战友没有请假,一起去火车站附近一个餐馆,两张桌子一拼,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热火朝天地为他们送行。

           那个晚上,酒精在年轻的心中烧,在火车站前和卖烧鸡的一群小贩扯皮,闹了一阵子,回来的路上还差点和一群老百姓打起架来。我们都是穿着军装的,所以,影响非常坏。他们要走的人,也不知是什么心情,喝多酒回来发酒疯又吐又骂,闹得动静很大,刚好团参谋长在他们空投排蹲点,事后,我们被在全团大会上点名批评,他们要复员的没事,我们留下的被关三天禁闭。这是我下连队没几天的事,后来有老兵对我说,他们当时连我们的名字都没对上号。

         一来就给了人家“吊兵”的印象,那么就将“吊兵”进行到底吧。在机务四中队一年的时间里,我没有出过操,吃饭要么早去要么晚去,从不排队去食堂,外出从不请假,每天晚上饭后就去街上散步,因为出大门就是街了。不光开封的相国寺、铁塔、龙庭留下了我们的身影,连开封的小巷都留下了我们的脚印。很无聊的我们专门找没走过的小胡同走,走不通了再返回,连下雪天都出去。

           开封可能是我国驻军最多的城市,有陆军二十军,空军伞兵师,和我们飞行团,所以,老百姓不象别的地方对军人有感情。我想,没有好感和我们自己的所作所为也有很大关系。我们就惹了不少虽然不大,但是不好的事情。部队要求外出是要穿军装的,但是,我们都不愿意穿,一般都穿工作服,感到这样自由点,自我感觉一举一动不辱军人形象,其实,就是不穿军装,大家也知道我们是军人。

在开封当兵的日子(上) - 千堆雪 - 千堆雪
 

 

         

  评论这张
 
阅读(519)|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